30.11.19

於這場混亂之中,我是一個拯救學生的義工,11月18號,親眼見證了六位學生,從理工大學爬坑渠走路軌逃生出來,算係呢一生人當中感覺最有意義嘅事。

26.11.19

我支持香港為自由的抗爭,所以我有參與當中的和平示威。最近,我認為警察及激進示威者雙方的暴力行為均失控了。

我們的確需要一個徹底的改變但我們亦需要一個周詳的計劃,無人領導的運動真的可行嗎?這是具有挑戰性的;因為如果我們有一位領導者帶領我們去反抗中共,長遠地計劃去爭取我們的權益,那位領導者好有可能會被監禁,甚或在中國「被消失」。

我擔心若果故意的破壞及罪案持續,我們會失去世界的支持;可是面對著腐敗的警隊,很難不作還擊。同時間示威都突顯了不公的制度。

最近的選舉一面倒向民主黨派,令我感受到希望;但我對於中共極權感到害怕,以及那為了確保人民活於極權下的恐懼所使出的手段。

.

.

.

19.11.19

真的可憐!香港被三種勢力,高傲自大政府管理層;幼稚住在玻璃屋雨傘的學生;及西方國家利用香港作為他們政治排球,騎劫了!

11.10.19

我是一個支持香港人士、和理非、自由西。

今個夏天特別漫長,跟以往的夏天完全不同。香港人用血、汗、淚水交織的夏天。由最早政府提出送終發開始, 一百萬人、二百萬人上街的和平示威, 721消失的警察, 831太子的真相,福建幫無法無天,完全令我無法相信這是我成長的地方-香港。變了一個無法無天、警黑勾結的

世界。此後我和戰友們每都參與遊行,行動聲援支持我愛的香港和年青人。我們不會放棄追尋我們與生俱來的自由和信念,希望很快香港人可以除下口罩、豬嘴,彼此相擁。最後願榮光歸香港。

.

.

.

.

11.10.19

我是示威者/時裝設計師。

 

我支持香港嘅自由抗爭,因為自由和法治是香港的基石。另外,政府的權力是來自人民,現在卻是政府在壓迫人民,本末倒置;人民應該反抗。

我會上街示威和捐款給612人道基金,以支持抗爭者。上街示威是要身體力行去讓政府和全球看到香港人的決心。

未來,我相信中國共產黨對香港的壓力會越來越嚴重,特別是對年輕一代的打壓。我寄望香港人要團結,直至6大訴求完全爭取成功;並繼續力抗強權。

 

這個夏天除了看到政府和警察完全腐敗、法治扭曲。更重要的是看到香港人終於醒覺,以團結合力地去對抗港共政權之可惡。另外,看到香港人好叻、變通快、裕強越強是令我振奮的。

雖然每日也感受到強權每日加緊壓力,但我更加相信香港人能夠連結起全球,一同為人類自由民主去對抗強權中共。

9.10.19

第一次聽到林鄭月娥被吠的時候是在立法會同聲傳譯的情況下。議員用廣東話爆粗,同時以純正的英式口音被傳譯為英文,讓我覺得很好笑。2007年那時的舊立法會大樓並沒有太多保安。兩層半的新古典式花崗岩建築帶有石柱廊及露天平台,滲出舊殖民地政府的氣息。舊立法會大樓仍在,議會卻搬進了新的立法會大樓。

在那場立法會會議結束時,我留在原地等待向林鄭月娥提出問題。她走過,翻了白眼,並離開,讓我嚇了一跳。但她在議會內的表現依然令我印象深刻,試問有誰能夠坐在那裡被如此拷問卻仍然能夠保持鎮定?再之後,林鄭月娥在政府的職位步步高升,她面對的批評、拷問及議會內各種奇怪的示威方式也越來越多。

今天,有關她的新聞每天都出現在我的臉書上。針對她的批評和質疑比以前更加排山倒海,但她和當年對我翻白眼的那個決絕的公務員還是同一個人,她磨練多年的鎮定依然寫在臉上。

 

林鄭曾說過,這一切都是因為她的信仰,我相信這一點是真的。在這種情況下似乎也只有信仰能夠讓一個人無視大家都看到的東西。她仍舊相信她是對的,只是為義而受迫害。但她不是唯一一個認為自己做的是對的事的人。就因為這樣,說服他人是很艱難的事。但當她真正老闆沒有反應或是表現出感情受到了傷害,她要去做任何的說服工作就更加舉步維艱。

新的立法會及政總大樓其實正正反映了現屆政府的心態 - 冰冷又灰暗,沒有任何有機或柔軟的感覺。如果政總大樓是有心臟的,那這個心臟恰好就在建築中間的空心位置。大家似乎都憎恨新的立法會大樓,相比起舊的立法會大樓更加滿目瘡痍。

 

而林鄭的辦公室就在政總最高層的某間房內,聽說正正就是在中間空心位的上面。我很好奇她有沒有看到我對她翻了白眼。我希望她從上面往下看的時候能看到我的白眼。

8.10.19

我地唔知點去贏或都幾時先會贏。所以要盡全力係不同範疇去打呢場仗,直到我地香港人得到應有既勝利同自由。

8.10.19

我在香港長大,一直都很欣賞香港人在政治層面的活躍 - 雖然我們大多數領袖以及立法會議員都沒有直接的問責制度,但我們仍然會用有創意和文明的方法去參與。騷嚷的記者、吵鬧的示威都是我們一部份。

 

理所當然的,這些參與的自由及專制的政權正一成不變的在碰撞,不能長久的持續下去,香港人一直堅持去面對這萎縮的政治代表(從英殖時期已成現實,只是現在日漸變差)的方法 - 就是去發聲。我最近一直都聽到一些爭論:經濟就是促成現在一切政治動盪的原因。的而且確,在過去二十年,每當有機會,政府即以利益為先的壟斷式地產發展商以及商業大亨作優先, 弄經濟弄得一塌糊塗。實情是因素是可以同時具備經濟和政治元素。如果基本房屋、保健和教育需要都合乎期望,那麼我們於政治上的不滿意就不會醞釀得如斯強烈地在沸騰;同樣地,如果我們擁有真正的選舉權,那麼我們便可以推選那些真正有膽量去立法改變經濟體系的人;這兩個期望是相輔相乘的。

 

 

我從事與緊急醫學相關的工作,所以我早在2014年雨傘運動經已參與其義工急救。我在早期的反修例示威都作同樣參與,但我擔心因為很多的驚和滿滿的疑心而開始卻步,為此我感到一點羞恥。這並非害怕我個人安危般簡單 (雖然望見其他救護被拘捕甚至被橡膠子彈射眼,安危都是一個重大的考慮因素之一),但其實是一份麻木的無力感。即使義工團隊盡力所為 - 我知道很多人都利用私人休假的時間去花十三小時自費去買紗布、鹽水、哮喘噴劑等傳上前線 - 老實說在混亂中,前線做到的其實不多。通常受傷了,最好的方法是往急症室,但我們不再相信本應為政治中立的公營醫院,受傷的示威者仍要擔心個人資料向警方洩漏。醫院、大學、警察、司法部:這些大眾理應相信的機構一一被政府既白色恐怖運動騎刧及浪費。當打壓的力量是如斯有系統、體制化的,我很難感覺到單憑靠個人力量可以應付到;縱使我經常會與這份罪疚感糾纏,認為我總能夠做點事,同時間我亦沉溺於一份無助感,認為當2047來到,沒有人真的可以真正做到些甚麼。

 

對我來說,最沮喪的並不是示威期望可以在極權主義下保存到民主自由的不可能,而是這場運動迫使香港人與人之間成了敵對。確實的,雙方都犯了錯,而雙方都做了一些我道德上無可辯解的事;但在盲目與偏執的黃與藍黨派之間,不止是一份疲累和徒然,而是從真正的衝突中轉移了視線。我以前以為我可以以義工救護角色去在這本能上摧毀性的分化中當堡壘 - 畢竟醫護人員都應該是公正的。當這種感覺扎了根,這感覺同樣地從內到外侵蝕了我們。我地只不過浪費了我們的時間和精力去對抗敵人的授權者;鷸蚌相爭,漁人得利,敵人只需要坐享其成。

..

.

.

14.12.19

我是個香港人,半生都住在這裡。我愛香港!

香港是個了不起的一流城市,它的便捷交通、優質生活圈和獨特的社交生活,融入了東西文化,殖民地歷史,大都市風情,成為很令人嚮往的地方。

 

2019年6月12日,香港一群示威者上街遊行,禁止引渡法案。這訴求和抗議其實揭露了深層次的問題: 1)香港高昂的生活成本形成莫大貧富懸殊2) 眾所周知的房地產大亨“香港四大家族”控制經濟脈搏3) 在香港建立根基的相關集團擔心中國介入而失去影響力4)因每天大量訪港遊客對民生及社區構成各滋擾 5)在港的國際暗伏組織 。

 

我支持和平訢求的遊行,但強烈譴責任何暴力毀壞和反政府行動。示威者中有一撮不法暴徒现摧毀香港幾代人所有的建豎。 他們有計謀地破壞地鐵交通,令普通市生受到莫大干擾。他們滿口歪理,如何配稱和平示威者?  暗伏組織多年用政治影響力滲透各階層教育,媒體和新聞中。在這群體不乏各階層的專業人士。暗伏組織不時在網絡發表對香港政府的片面和不實指控,抹黑香港警隊多年的尊榮,並令警隊防衛天職變成了地獄式困獸鬥。我在此感激香港警隊堅守崗位,保護平民生命财產和自由。他們的無私專業和操守可榮取諾貝爾獎。

 

18年來我目睹了中國大躍進和發展的巨變。我對中國為世界帶來優質價值的承諾充滿信心。香港今天充滿仇恨和分裂令人心碎。我繼續為香港的和平與共釋祈禱。希望香港重拾世界級城市的美譽和光芒!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