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19

我接受及尊重每個人對於一件事情的不同看法同價值觀。

而我唯一堅持是盡自己有限而微小的力量去幫助每一個有需要的人。

因為人不是一件物件,是一個生命。

>

>

>

7.10.19

致未來香港人:

 

生為香港人!

死為香港魂!

 

2019香港人

6.10.19

一直以來,我都會為自己生於香港、與家人可以同住這個「福地」而感知足、常樂。於我而言,構成「福」的很大因素是人與人之間的微妙連結,亦是我生命中很看重的一環。

 

二零一九年夏天所發生的事情,正正破壞了無數的關係——十多歲的有家歸不得;廿多歲的跟父母未能盡訴心底話;三十多歲的於徨恐當中教育下一代並要計劃離開家國;四五十多歲的失去多年友誼;六七八十多歲的每天都在氣罵年輕人破壞安寧… 事情涉及價值觀及良知,基本上沒有中立可言,處於兩極的家人和朋友都不知怎能再走在一起。

 

無力感很重,是因為自由逐漸被剝削,亦是因為目睹著很多無法修補的感情,「福地」這個名譽也被徹底銷毀了。

5.10.19

國內同胞對於這整個夏天的抗爭的看法就像一個色譜那麼多。而我一直以來都覺得被夾在中間。一方面香港人對中國大陸的感觀前所未有地負面,另一方面微信朋友圈也有很多對香港的不解和一面倒的批判。對於中國和香港都充滿了感情的我覺得很傷感,因為香港與中國大陸之間的高牆已經越來越難以逾越。

 

過去幾個月在社交媒體上我基本上保持沈默,因為我知道我的觀點一定兩邊不討好,兩邊都會說我被洗腦了。我並不想與懷有誤解和偏執的人作任何的辯論。

 

譬如說我覺得雖然香港警察有很多行動的確值得質疑和追究,但我對他們也是挺同情的。示威者明顯站在道德高地,但其實也有很多讓人厭惡的行為,我並不認為罵警察“生仔無屎忽”是對的,也非常反對警察的子女被人肉搜索和辱罵。

 

再譬如說,雖然我本人並不會參與暴力示威,但我很能夠理解和同情這一行為。住在香港這麼多年,我能夠理解為什麼有些人認為暴力示威是必要的,“和理非”沒有用。我覺得我能夠了解香港人對核心價值的執著,對保衛家園的執著,而同時對這一切的絕望和無力感。我看到過去這些年來香港人對政權的憤怒與不信任是如何一點點地積累。我相信暴力示威能夠讓政權看到香港人的憤怒去到了什麼地步,即便這樣的示威的確打破了日常生活,破壞了港鐵的閘機,也影響了香港的經濟。或許我這樣想很傻很天真 — 但我真的希望中國當局能當作這是一次教訓,真切了解香港人的獨特性,而他們對核心價值的執著應該受到保護與尊重。

 

而另一方面,我覺得很多香港人對國內的了解實在還是太侷限。香港有著新聞自由,然而光看新聞是看不到中國大陸的全面。一刀切地去抗拒大陸的話,香港人會變成不僅僅是被溫水煮著的青蛙,也變成了井底之蛙。我知道這是大陸官媒和保皇黨一直說的話,但我本人也很相信這一點,希望這是逆耳之忠言,有人能夠聽進去。我只希望香港在維護自己的體制和核心價值觀之餘不要被政治觀點矇蔽了自己應有的視野。

4.10.19

我在70年代在香港出生和長大,在美國接受教育。 我一直為自己是香港人而感到自豪。 直到今年夏天,香港原本一直是在地球上一個特殊,和平而獨特的城市。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們曾經擁有的東西-自由似乎逐漸被政府或所謂的“一國兩制”所剝奪。 我們的基本人權是有權選擇不論結果是好或是壞。 我看到,我們的權利越來越少,而政府的權力越來越大。 政府這種荒謬的權力和控制正導致這個原本寧靜的小城市陷入混亂和困境。 公民正在為我們原本應有的自由而戰。

3.10.19

我是一個60後,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經歷過香港最光輝時代,同這遍土地一起成長 , 香港就是我的故鄉。雖然生活在英國殖民地制度底下,當時大部份人是不需要理會政治,人人活在自由平等法治之中歌舞升平, 全城融洽。眼見九七回歸主張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河水不犯井水,奈何這個以謊言治國的政權,全無合約精神,漠視中英聯合聲明,不斷破壞香港這個貴為國際金融中心的核心價值,製造白色恐怖,更想將特色獨裁管治推至控制全世界.

今日香港,明日全球!

3.10.19

當一名十八歲少年近距離中槍,一直係呢場運動都覺得很複雜的我,感到更複雜。無力、不公、失望、憤怒、絕望等等。嗰份唔夠膽行前少少去承受「綠色物體」作出所謂「適當武力」既羞恥同愧疚。呢場運動最後會點樣完?當每個禮拜事件升級得好快,教我如何有時間空間去放慢自己?我唔想好似好多人咁活係平行時空。有人認為拒絕去接受現實、唔去知道會容易過一啲。咁樣唔係生活,只係苟且生存。

 

公僕唔係為公眾服務。警察宣誓去保障香港市民,但做警察被視為一種恥辱。血流披面、被自殺,聲稱要回復社會秩序;元朗居民被警察撇下。香港人被稱為暴徒、甲甴但唯有係警察一直令香港人受傷。不公平既不反對通知書容許警察係極和平既示威內用過度武力清場,令香港人選擇用衝擊、暴力升級以作出反抗,此時警察則龜縮。點解啲人搞不對先後次序?

 

我己經睇唔到有雙普選既可能。我地既表達既自由、聚集既自由、行街既自由、著黑色衫既自由、批評既自由係邊?

當世界都學習緊去擁抱平等、接納脆弱既力量,中國就好似停留左係仍然係想統一全世界既思想中。就好似一個受創傷既大人回到幼孩時期想要搵番佢錯失當年變強既日子,唯獨佢未發現既係:成個世界己經一早過左呢個階段,由侵襲別人既空間去到尊重大家值得擁有既空間。

最後,如果香港人係甲甴,咁我想提醒一下,甲甴好頑強的。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香港人 加油!

30.9.19

係有兩班示威者,有兩位已經安全,見到對面有一班警察正在捉人,安全嗰兩位示威者,突然在我鋪頭門口向着一群防暴警察大叫,所以警察們轉向我們的鋪頭,閃燈,所以我們要拉閘大約半小時,係呢半小時裏面我就幫少咗幾個人喇

>

>

>

20.9.19

當我從新聞學院畢業,我曾經非常盼望可以投身於戰地報道;但命運帶我到香港的新聞界舒適地定了下來。可惜這暑假的示威活動讓我得到戰地採訪般的經驗。我從來沒有想像過這些畫面會出現在我生活的街道上。一開始的感覺是超現實的,好像在看香港警匪片或科幻電影;但慢慢地,這一切已變成「新的日常」。從鏡頭裏看著這場運動一直演化是很驚險的,同時間對作為香港人的我,也很淒美。我見證的那份熱誠、團結、憤恨和暴力將會深深地烙印於我的記憶中。